黄帝陵祭祀考

时间:2016-09-19 10:24:07 来源:公祭轩辕黄帝网 作者:何炳武 编辑:梁君

    轩辕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共同象征。千百年来,每逢清明、重阳,来黄帝陵拜谒祭奠的人络绎不绝。各朝帝王将相、文人墨客以及近代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无不对中华民族有这样一位人文初祖而感到骄傲和自豪,正如孙中山先生在一首词里写道的:“世界文明,唯有我先。”轩辕黄帝功绩卓著,奠基了华夏文明古国的基础,历代都用不同的方式进行祭祀活动,颂扬始祖功德,励精万世民族昌盛。下面我就祭祀黄帝陵浅述己见。

    一、公祭黄帝陵探源

    据《陕西风物志》记载,黄帝功德辉煌,所以早在原始部落联盟时期,虞舜、夏禹就已经“禘祭”黄帝。战国时期,位于诸夏西陲的秦国就已经建有专门祭祀白、青、黄、赤四帝的四帝祠。秦灵公时期,又在吴阳建立了专门的祭祀场所——黄帝祠,《史记》记载,“秦灵公三年(前422年)作吴阳上畤,祭黄帝,作下畤,祭炎帝。”(《史记•封禅书》,卷28)先秦时诸夏政权对黄帝人文初祖地位的认同正式形成的文化标志,是战国末期影响巨大的“华夷五方格局”。这种民族认同心理,极大地影响了秦汉以来的华夏民族格局,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本纪”中提到的夏、商、周、秦等诸夏政权对黄帝祖先身份的认同,就是这种民族认同心理的最佳写照。

    公元前202年,刘邦在长安称帝,建立西汉政权。西汉以秦朝祭祀制度为基础,在原有的白、青、黄、赤四帝祭祀上增加了“黑帝”祭祀,从此,四帝祠变成了五帝祠,黄帝依然是祭祀对象之一。汉武帝刘彻登基以后,“先振兵泽旅,然后封禅。”元封元年(前110年)冬,汉武帝出巡边境,自云阳出发,北经上郡、西河、五原,出长城,北登单于台,至朔方,临河北旅,“勒兵十余万”,“北巡朔方”,旌旗径千余里,“还,祠黄帝于桥山。”(《史记•武帝本纪》,卷12)黄帝一生,征战无数,战炎帝,平蚩尤,战功赫赫,汉武帝巡边而建黄帝祠于桥山告终,用意颇为深远。公元25年,刘秀在鄗(今河北柏乡)称帝,建立东汉政权。建武二年(26年),大规模隆重祭祀五帝,黄帝赫然在列,“为圆坛八陛,中又为重坛,天地位其上,皆南向,西上。其外坛上为五帝位……黄帝位在丁末之地。”(《后汉书志第七•祭祀上•光武即位告天郊封禅》)

    魏晋以后,历代统治者公开祭祀五帝的规模越来越大,祭典也越来越隆重,据《魏书•太宗纪》记载,神瑞二年(415年)六月,“壬申,幸涿鹿,登桥山,观温泉,使使者以太牢祠黄帝庙。”(《魏书•太宗纪》,卷3)同书《世祖纪》也记载了太武帝拓拨焘于神䴥元年八月祭祀黄帝的情景,“八月,东幸广宁,临观温泉,以太牢祭黄帝。”(《魏书•世祖纪上》,卷4)北魏文成帝和平元年,“帝东巡,历桥山,祀黄帝”(《魏书•志十•礼四一》,卷120)。唐代宗大历年间,公祭活动又升级为国家级祭典。元代沿袭唐代公祭礼制,但皇帝不再亲自主持祭祀仪式。表面上,黄帝公祭活动级别提高了,但实质上却透露出统治者对黄帝祭祀活动的重视程度下降了。

    明代以来,黄帝陵祭祀出现划时代的变化,从先秦到秦汉,再到隋唐宋元,此前所有的黄帝祭祀均无成规,时断时续,并无确定的时间和频率。从明太祖朱元璋开始,黄帝陵祭祀开始程式化。洪武四年(1371年),明太祖在大兴百神之祀的同时,格外重视黄帝陵祭祀。确定了黄帝陵在桥山之后,特降旨拨款维修黄帝陵庙,并亲自撰写祭文,派遣大臣中书管勾甘赴黄帝陵致祭,赞颂轩辕黄帝的功德。这次祭祀留下的祭文,成为后世所见时代最早的御制祝文。从此,黄帝陵祭祀连续不断,洪武二十九年(1496年)、永乐十二年、宣德元年、景泰元年、天顺六年、正德元年、嘉靖十年、嘉靖三十五年、嘉靖四十二年、隆庆四年、万历元年、万历二十八年、天启元年等,均派专官赴黄陵桥山,主持祭祀活动,歌颂轩辕黄帝,播百谷草木,化鸟兽虫蛾,奠基华夏,绥服九州的丰功伟绩。炫耀国富民安、世道升平,以期大明江山永祚,千秋万代。

    清代对黄帝的公祭活动,基本保持了明代规格,而且祭祀规模更加宏大,仪式更加隆重,活动更加频繁。据统计,从清世祖到清宣宗的二百零七年间,历经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六位皇帝,先后祭祀黄帝三十余次,堪称历朝之最,其中尤以清圣祖康熙皇帝最为重视。《大清会典》记载,为了祭祀黄帝陵,康熙皇帝曾亲自颁布诏敕。目前有文献可证的,有清一代黄帝陵祭祀中,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的祭典最为隆重。民国三十三年《黄陵县志•艺文志》收录了祭陵官吴孝登的诗文,诗名是《康熙己亥三月奉命祭告黄帝轩辕氏陵庙》,诗曰:“轩辕膺宝历,兹地启金符。原庙森如旧,垂裳制未殊。□迁龙赴口,丹设灶沈珠。昭代羞□荐,千秋仰帝谟。紫府治身日,天衢弭节时。文螭扶步辇,翠凤建珠旗。蹑景排虚上,长风夹毂吹。龙髯攀莫及,分鬣长松枝。”诗的前半部分歌颂黄帝的功德,后半部分描述祭祀黄帝陵的盛况,其隆重程度可见一斑。

    1912年元旦,孙中山先生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告中华民国成立。同年3月,特委派遥远十五人组成代表团,专程祭祀黄帝陵。为此,孙中山先生亲自书写了热情洋溢的祭文,可惜因各种原因散佚不全,只留下“中华开国五千年,神州轩辕自古传。创造指南车,平定蚩尤乱,世界文明,唯有我先”的名句。民国以来,陕西省政府承担了大部分的黄帝陵修缮与祭祀工作,但是也有例外。抗日战争时期,国共两党亲密合作,共抗外侮,在祭祀黄帝陵问题上,两党也精诚团结,共同祭祀我们的人文初祖。

    轩辕黄帝作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是各民主党派的共同旗帜,每当国家存亡的紧要关头,更是凝聚民族意志、振奋民族精神、呼唤民族感情的巨大精神力量。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陕甘宁边区政府也曾多次派遣代表,与国民党政府代表共同谒陵祭扫。1937年清明节,中国共产党中华苏维埃主席毛泽东和人民抗日红军总司令,恭遣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代表苏区人民,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派委员张继、顾祝同,中华民国政府主席林森特派陕西省政府主席孙蔚如为代表,共祭人文初祖轩辕黄帝。两党三方代表各致祭文、聊表心志。其祭文共同盛赞轩辕黄帝首创文明、肇造中华、平定蚩尤、拯救民生于涂炭,固国本于金汤。涿鹿征诸侯之兵,辔野成一统之业。干戈以定祸乱,制作以开太平的赫赫圣功,分析中华民族面临灭亡的严峻形势。号召普天之下炎黄子孙团结起来,同仇敌忾,捍卫中华。中共中央苏区政府代表林伯渠在祭陵时慷慨激昂、庄严宣读毛泽东代表中国共产党亲笔撰写的祭文。祭文向全国广大人民呼唤:“各党各界,团结坚固,不论军民,不分贫富。民族阵线,救国良方,四万万众,坚决抵抗。民主共和,改革内政,亿兆一心,战则必胜。还我河山,卫我主权,此物此志,永矢勿谖,经武整军,昭告列祖,实鉴临之,皇天后土。”此次祭祀,作为中华民族解放史上捐弃前嫌、携手抗日、共御外侮的誓师大会而永垂史册。1938年清明节,中共中央派遣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张国焘赴黄陵县同国民党政府代表蒋鼎文共祭黄帝陵墓,结果张国焘未经党中央许可,私自乘国民党政府官员汽车前往西安,后取道武汉,同年10月脱党,背叛革命。当然,张国焘叛党事件作为国共两党关系史上的小插曲,并不影响国共两党对轩辕黄帝作为中华民族人文初祖的历史共识。

    建国以后,以“文革”为界,“文革”前,公祭黄帝陵典礼以陕西省人委名义举行;“文革”后,则以陕西省人大的名义主持。参加祭祀的单位有陕西省政府、陕西省政协、延安地区行政公署、黄陵县人大、政府、政协及黄陵县各界群众和港、澳、台同胞。从1992年开始,中顾委、全国政协、全国人大等部分领导相继亲临黄陵桥山,参加清明祭祖活动和整修黄帝陵仪式,黄帝陵公祭的规模日渐扩大,仪式也逐渐规范化。

    二、民祭黄帝陵寻踪

    黄帝作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一直以来都是各族人民祭祀和敬仰的对象。据史料分析,民间对轩辕黄帝的祭祀,最早可以追溯到王莽建立的新朝。公元9年,王莽建立新朝,出于对黄帝神威的敬畏和起到黄帝佑护的需要,一改汉宣帝、汉灵帝时代黄帝祭祀的严格等级制度,下令郡县以下都要祭祀黄帝,还宣称自己是黄帝后裔,所谓“黄帝二十五子,分赐厥姓十有二氏。虞帝之先,受姓曰姚,其在陶唐曰妫,在周曰陈,在齐曰田,在济南曰王。”(《汉书•王莽传中》,卷99中)公然称“予伏念皇初祖考黄帝,皇始祖考虞帝”,愚弄百姓。自王莽以后,昔日里由官方组织的黄帝祭祀活动从此延伸到民间,逐渐演变为老百姓自发的祭祀活动。

    民间祭祀黄帝活动的时间一般在清明节前后和重阳节期间。北宋以来,民祭活动在每年阴历九月九日(即重阳节)举行。相传这一天是轩辕黄帝乘龙升天的日子,因此,每年重九,民间都要举行规模盛大的“民祭轩辕黄帝逸仙盛会”。为了表示隆重,祭祀活动一般会持续三至五天,并有戏班唱戏助兴。民国三十三年《黄陵县志•民俗志》记载,重阳节的民间祭祀由宜君、洛川、富县与中部县(今黄陵县)四县共同举办。因黄帝陵地处黄陵桥山,因此,中部县作为东道主,重阳民祭前期筹备工作往往紧张而繁忙。首先,中部县要在重阳节前三个月派人到县属各乡、镇挑选“太牢”,黄陵有这样的风俗,比较重要的祭典,畜牲在祭祀前要用牢圈畜养一段时间(一般的畜牲是牧养的),经过牢养的牛羊豕又称“牢”。“大牢”通常指牛牲,“小牢”通常指羊牲。由于用大牢一定兼用小牢,用小牢则未必兼用大牢,所以“太牢”一般指牛羊豕三牲,“少牢”指羊豕二牲。然后,还要派人到离县城60华里之外的店头镇去拉“轩辕酒”(即用拐角古井的水和独特的“仙人兑”技术精酿而成。千百年来黄陵祭祀必用此酒。故老百姓称为“轩辕酒”)。重阳节前几天,黄陵城内家家备供品,蒸花馍,作祭服,贫困户则采撷野花代替供品。

    九月九日这一天,正式举行民祭轩辕黄帝逸仙盛会。届时,四县所有乐队云集中部县城,上午十时,家家闭户,全部出动。通往陵区的道路上,人流如潮,万头攒动。祭陵队伍前有乐队开道,后有百姓尾随,携带着精心制作的各种供品,手持柏朵,从四面八方汇集在桥山黄帝陵前,参加规模宏大的民祭盛会。

    民间祭祀没有固定的仪式和程序,往往根据祭奠者的愿望、习俗自己确定。据《黄陵县志》记载,过去祭祀都在黄帝陵前举行,即“陵祭”。重阳节这天,黄帝陵前要搭祭棚,并要在祭棚内放置芦席九张,用以盛放祭品。祭祀开始后,首先由邻县县令、县丞供奉祭品,中部县令居三县之后。其次为百姓祭祀。先上供烧香,再焚纸祭拜,然后绕陵一周。次第轮流,持续时间很长。恢复祭陵活动以后,海内外炎黄子孙前来谒陵拜祖者逐渐增多,他们各自用自己的风俗和发自内心的民族方言来歌颂祭奠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轩辕黄帝。

    笔者曾亲眼所见,从宝鸡来的西府人早上四点多就到黄帝陵上去祭祀,而且唱着祭歌。来自台湾的福建、广东台胞则用潮闽话或粤语手拉手围着手植柏唱祭歌。内容大多是歌颂始祖功德、盼望祖国统一等,声情并茂,催人泪下。一般而言,民祭祭祀活动的规模、时间、频率,往往与社会的安定程度、自然的丰馑密切相关,是中国历史发展的晴雨表。

    1979年恢复公祭活动以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来黄陵谒陵拜祖的海外华人越来越多,每年清明节,许多旅居海外的华人都要举行遥祭轩辕黄帝活动。正如台湾在野党大同盟1991年清明祭祖团团长马寿萱先生所说:“我们是炎黄子孙,海内外同胞均派代表到陕西省黄陵县黄帝陵前祭祀。台湾年年今日,亦举行遥祭。可见分居在地球上的中华民族同胞,大家的根源相同,大家的心都在一起的。”台湾有一个民间组织叫“台湾中华伦理教育学会”,每年的清明节遥祭轩辕黄帝活动都是由这个组织举办的。祭祀规模很大,参加人数也很多,参加祭祖活动的人都统一穿民族服装,男的穿长袍马褂,女的穿旗袍,除了上香敬献祭品以外,还要实行三跪九叩的大礼,整个活动庄严、肃穆。1991年重阳节,黄陵县接待了全欧崇正总会联合会(包括全欧8个国家的华侨代表)赴大陆实业考察团。笔者曾协助他们在黄帝陵前举行了隆重的祭祖仪式,由崇正祭祖团团长张醒雄先生宣读祭文。祭祖仪式结束后,张醒雄先生告诉我们,每年清明,身居海外的他们也组织当地华人举行遥祭轩辕黄帝的活动,祭祀仪式也非常隆重。仪程主要包括执事者就位、上香、敬献祭品(包括三牲、财帛、酒)、执事者参神鞠躬、宣读祭文、奏乐、礼成鸣炮、舞狮等。从海外华人遥祭轩辕黄帝的活动可见,古往今来,凡我华裔,不管身处何地,对轩辕黄帝的敬仰之情始终如一。

    三、祭陵的规程、仪式与祭文

    中华民族对黄帝陵的祭祀历经千年,时代不同,规程亦各有差异。宋李昉《黄帝庙碑序》即称:“大宋阐统之十有三祀,开宝纪号之五载……”,说明宋代开始时三年一祭,开宝年间(968-976)改为五年一祭。明代时,又废除了北宋五年一祭的制度,遵旧规实行三载大祭,明崇祯菊月刊碑记载:“载稽旧刊,朝廷三年遣观致祀,其伤宇奉将之需,皆出于宜洛中部三县。丙子(1636年)秋,值大祭之期。”中华民国从二十四年(1935年)开始,至三十二年(1943年),除二十五年(1936年)外,每年都在四月份祭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次祭祀是1949年,中间间隔五年后,从1955年至1966年都是每年一祭。“文革”期间中断,从1979年开始恢复,1980年正式恢复至今,每逢清明都要祭祀黄帝陵。1988年黄陵县又恢复了重阳节民祭活动,现在是每年举办春秋两次大型祭祀。清明节祭祀由省上主祭,重阳节则由黄陵县民间团体主祭。

    民国以前是由朝廷派遣专官代表中央集团实行祭祀,或者委派地方官员代表朝廷祭祀。清朝康熙皇帝就曾经派遣皇子祭祀黄帝陵。古代祭祀黄帝的规格较高,对祭祀代表的等级要求也非常严格,不够一定的级别是不能祭祀黄帝的,因此,为了合乎祭祀规程与等级要求,政府经常为不够等级的地方官员临时加官,祭祀活动结束后再恢复原职。

    关于祭祀黄帝陵的仪式,史料上并没有详细记载,《后汉书•礼仪志》稍有说明:“先立秋十八日,郊黄帝,是日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皆衣黄。至立秋,迎气于黄郊,乐奏黄钟之宫歌,帝临冕而执干戚,千云翘育命,所以养时讯也。”由此可见,汉朝对祭祀黄帝是非常重视的。不仅有统一的祭服,而且有特制的宫廷音乐。民国三十三年《黄陵县志》中,有一例关于祭陵仪式的记载,即民国三十一年陕西省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秘书吴致勋先生写的“谒陵恭纪”,或许是民国时期祭祀黄帝陵的定规。

    祭陵场所首先要布置好,陵前搭制一棚为临时祭亭,棚中置一桌,陈设酒礼、果品、祭菜、杯箸、香炉、烛台、面花、花圈。谒陵程序为全体肃立、奏哀乐、主祭者就位、与祭者就位、上香、讲话(后改为宣读祭文)、鸣放鞭炮、绕陵一周、留影纪念、种植纪念树。一般情况下,祭祀活动都在黄帝陵前举行,如遇雨天无法上山时,也会在轩辕庙内举行。改革开放后,民祭仪式与公祭仪式大同小异,但民间性更强,增加了鼓乐队、唢呐对和仪仗队、三牲队等。主、陪祭人都统一穿着印有巨龙腾飞的黄马夹,肩上披着绣有“古老中国一条龙,龙的故乡在黄陵”的黄色佩带。后来,又逐渐增加新的内容,如1989年重阳节民祭仪式就增加了击鼓三十一响,鸣钟十一响,植纪念树四十棵的仪程,分别象征三十个省、市、自治区和十一亿中华儿女大团结、民族骨肉分离四十年,彰显民族之根、国家之本、海内外华人企盼统一、共求大同的祭奠主题。

    祭文,主要指祭黄帝陵文,是人们表述祭祀或对轩辕黄帝的缅怀,抒发思想感情等的传统文体。根据历史文献和黄帝庙碑文记载,现存最早的祭文产生于明朝洪武四年(1371年)。可惜年代久远,无法考证。目前公祭活动保留下来的祭文共70余篇,其中明代11篇,清代22篇,民国17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祭文22篇,内容大多与特定时代相关,有明显的时代烙印,大多是歌颂轩辕黄帝功德、炫耀统治者文治武功、太平盛世。建国后的祭文内容,主要内容都是宣传民族团结、祖国统一和爱国主义思想的。(作者:何炳武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艺所所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