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是黄帝精神的集大成者

时间:2016-08-29 16:29:37 来源:公祭轩辕黄帝网 作者:吴小强 编辑:梁君

    黄帝和孔子,是中华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两个十分耀眼的精神坐标。黄帝是中华文明的开创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源头。孔子则是中华文明发展的里程碑,是自黄帝以降中国传统文化的总结者,也是黄帝精神和炎黄文化的集大成者。本文试就此议题展开讨论。

    一、黄帝精神的基本内涵

    关于“黄帝精神”的讨论,过去学者们对“黄帝文化”、“黄帝文明”主题进行了较充分的论述。 “黄帝精神”即黄帝文化的内核与实质。著名中国思想史学家、人文学人张岂之先生提出:“弘扬中华文化、建设民族精神家园,应特别注意‘精神’二字。” 方光华先生认为,“新石器时代晚期是中国思想的产生时期。” 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大约7000年至5000年前,亦即传说中的——炎黄二帝活动时期。在陕西省神木县高家堡镇石峁村秃尾河北侧山峁上发现的石峁遗址,是中国已知龙山文化晚期到夏早期规模最大的城址,面积约425万平方米,距今大约4000年;在该遗址中发掘出土了数百件陶器、玉器和石器,其中有我国新石器时期发现的唯一的玉人头像;清理出祭祀遗址和48颗人头骨,且以年轻女性居多,还有壁画、纺织品等;2015年9月,在石城的墙体又发现20余件“石雕人面像”或半身、全身石像。 石峁古城遗址的重大考古发现,为我们重新认识新石器时代晚期从黄帝至夏朝时期北方先民物质文明与精神信仰提供了坚实的考古依据。黄帝精神诞生于中国由野蛮时代走入文明时代的历史节点上,是由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先黄帝及其领导的部落联盟民众所创造。黄帝精神的基本内容应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一)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易经•大象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这既是关于周易乾、坤两个最重要卦象的解释,也是对黄帝精神的经典概括。钱穆先生说:“传说中的黄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伟人,是奠定中国文明的第一座基石。” 黄帝的一生,是自强不息的一生,是厚德载物的一生,带领中华民族迈入了世界文明门槛,创立了丰功伟绩。据《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偱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他代神农氏出任华夏部落联盟大酋长,“习用干戈,以征不享。”与强大的对手炎帝部落联盟三战于阪泉之野,与暴虐的蚩尤部落联盟战于涿鹿之野,最终取得胜利,确立了自己的统治地位。他仁爱百姓,“节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成为万世景仰的“自强”与“厚德”楷模。

    (二)创造文明,以民为本

    黄帝精神的集中体现,是黄帝及其领导的精英团体创立了系统的文明社会制度,创造了有别于鸟兽的先进的社会生产生活方式,根本改变了先民的社会面貌,极大地提高了劳动生产效率,提升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增加了百姓的幸福感。《史记•五帝本纪》:“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世本卷上•作篇》:“黄帝之世,始立史官,苍颉、沮诵居其职矣。苍颉作书,苍颉作文字,沮诵、苍颉作书,史皇作图,容成作历,大挠作甲子,羲和作占日,恒义作占月,后益作占岁,隶首作数。算,黄帝时隶首所作也。”“黄帝作火食”,“黄帝作冕,黄帝作旃冕。”黄帝之臣“胡曹作衣,伯余作衣裳,于则作履。雍父作臼杵舂也。共鼓、货狄作舟。”“黄帝世,伶伦作乐,宓羲作瑟,神农作琴,随作笙,象凤凰之身,正月音也。” 黄帝时代的发明创造呈爆炸状喷发出来,涉及天文、历法、文字、数学、音乐、饮食、服饰、交通、农耕、政治制度等许多领域,关乎民生大事,直接造福万民。诚如后世学者所指出的,其中有些发明创造未必是黄帝本人所为, 但以黄帝为代表的社会精英以民为本,殚精竭虑,系统地创造出文明社会所需要的一系列物质与精神财富,却是可基本肯定的事实。

    (三)顺应天地,和谐正义

    黄帝精神的深层价值观是顺应天地自然法则,追求社会和谐和平,伸张社会正义,反对压迫欺凌。《史记•五帝本纪》:“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黄帝于是坚决回应炎帝、蚩尤两大部落联盟的威胁挑战,“教熊罴貔貅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从而“代神农氏,是为黄帝。”黄帝的活动范围相当大,“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黄帝师法自然,致力于建设和谐社会,“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获宝鼎,迎日推策。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

    黄帝精神内涵当然不应止于以上所列内容,还可以包括艰苦创业、勤俭节用、勤政爱民、创建婚姻、重视子嗣等美德。 就其根本而言,黄帝精神是中华民族智力进化和思想诞生的一次突变与飞跃,为炎黄子孙留下了一笔极为丰厚的精神遗产,深刻地影响了其后的中国社会历史演变;其二千五百年之后,孔子对黄帝精神进行了历史性的总结,全面继承和发展了黄帝精神,使这一珍贵的精神遗产内涵得以丰富,精华得以淬炼,高度得以升华,影响得以光大,真正内化为中华民族的灵魂之树和精神家园。

    二、孔子对传承黄帝精神的文化自觉

    孔子是黄帝创立华夏文明之后神州土地上所出现的一位杰出思想家、教育家、历史学家和政治家,其伟大之处不仅在于创立了以“仁”为核心的古典人文主义学说儒家学派,更因为孔子对于黄帝所创造的中华文明和传统文化具有深刻的价值认同、睿智的文化自觉与浓烈的历史情结。关于“文化自觉”一说,任大援曾对费孝通先生所提出的该命题进行了阐释。 黄帝精神对孔子思想的形成产生了多重影响,孔子始终以继承和弘扬黄帝精神与先王之道为己任,“信而好古”,孜孜以求,为后人探索和认识黄帝精神内涵提供了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

    孔子对黄帝精神的传承路径,是通过对殷周文化的继承方式来实现的。根据司马迁的记载,“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西

    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

    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意焉。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 黄帝精神被轩辕后裔帝颛顼、帝喾高辛、帝尧放勋、虞舜重华、夏禹文命等天下圣王相继传承。“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故黄帝为有熊,帝颛顼为高阳,帝喾为高辛,帝尧为陶唐,帝舜为有虞。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氏。契为商,姓子氏。弃为周,姓姬氏。” 司马迁曾实地考察黄帝活动的足迹,以证实黄帝事迹,体察黄帝精神的广泛影响:“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

    夏、商、周三代与黄帝精神一脉相承。尧、舜、禹、成汤、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即儒家所称颂的先王和“道统”,是黄帝精神得以薪火相传的主要传承者和重要载体。大禹治水、成汤至德、文王之作,均是不同历史阶段传承者对黄帝精神的不同演绎。《史记•殷本纪》载,汤出游野外,见捕猎者四面张网,并口出祝语,让天下四方鸟儿“皆入吾网。”汤认为这样会杀尽鸟兽,乃去掉三面之网,只留下一面,祝说“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网。”诸侯听到了,由衷钦佩“汤德至矣,及禽兽。” 《史记•周本纪》载,周文王“西伯盖即位五十年。其囚羑里,盖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诗人道西伯,盖受命之年称王而断虞、芮之讼。” 成汤至德及兽、文王创制《周易》,体现了黄帝精神的特质。

    孔子是成汤殷商之后,极具聪明才智,又十分崇拜周公周礼,因而自觉担起传承黄帝精神与殷周文化的历史重任。《论语•述而》:“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皇侃《义疏》:“好古先王之道。”朱熹《集注》:“盖信古而传述者也。孔子删《诗》、《书》,定礼、乐,赞《周易》,修《春秋》,皆传先王之旧,而未尝有所作也,故其自言如此。盖不惟不敢当作者之圣,而亦不敢显然自附于古之贤人;盖其德愈盛而心愈下,不自知其辞之谦也。然当是时,作者略备,夫子盖集群圣之大成而折衷之。其事虽述,而功则倍于作矣,此又不可不知也。” 朱熹对孔子传承先王之道的业绩给予了恰当的评价。孔子在《论语•述而》中又谦虚地说:“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孔子的“好古”偏好,促使他去主动学习、探索古代文化,对黄帝以来的古代历史文化、典章制度了如指掌。《论语•为政》:子张问道:“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在夏商周三代中,孔子最为景仰的是周朝。《论语•为政》:“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孔子博闻多识、学养深厚、思想敏锐,对黄帝故事十分熟悉,准确把握了黄帝精神的精髓。《大戴礼记•五帝德》、《孔子家语•五帝德》等集中保存了孔子对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等上古君王的认识资料,对今人考察孔子对于黄帝精神的文化自觉颇有帮助:

    宰我问于孔子曰:“昔者吾闻诸荣伊曰‘黄帝三百年。’请问黄帝者人也,

    抑非人也?何以能至三百年乎?”

    孔子曰:“禹、汤、文、武、周公,不可胜以观也,而上世黄帝之问,将谓先生难言之故乎?”

    宰我曰:“上世之传,隐微之说,卒采之辩,暗忽之意,非君子之道者,则予之问也故。”

    孔子曰:“可也,吾略闻其说。黄帝者,少典之子,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齐睿庄,敦敏诚信,长聪明。治五气,设五量,抚万民,度四方。服牛乘马,扰驯猛兽,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而后克之。始垂衣裳,作为黼黻。治民以顺天地之纪,知幽明之故,达生死存亡之说。播时百谷,尝味草木,仁厚及于鸟兽昆虫。考日月星辰,劳耳目,勤心力,用水火财物以生民。民赖其利,百年而死;民畏其神,百年而亡;民用其数,百年而移。故曰‘黄帝三百年。’”

    仔细比较便会发现,孔子对黄帝的解释,与《史记•五帝本纪》内的《黄帝本纪》表述有不少相同之处,只是内容更加丰富而已。可见司马迁关于黄帝的记载取材,是参考了《大戴礼记•五帝德》、《孔子家语•五帝德》等先秦史料的。

    三、孔子对黄帝精神的发展与光大

    孟子曾经称赞孔子是集古代群圣之大成者。《孟子•万章下》:“孟子曰:‘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始条理者,智之事也;终条理者,圣之事也。”其实,孔子也是集黄帝精神之大成。孔子弘扬黄帝精神的主要贡献,可以概括为以下5个方面:

    (一)改革礼乐制度

    历史上儒家所称道的夏礼、殷礼、周礼,都是对黄帝创立的社会文明遗产的传承与革新。孔子十分重视周礼,认真总结三代礼制,有所损益变革。《礼记•哀公问》:孔子告诉鲁哀公:“丘闻之,民之所由生,礼为大。非礼无以节事天地之神也,非礼无以辨君臣、上下、长幼之位也,非礼无以别男女、父子、兄弟之亲,昏姻、疏数之交也。君子以此之为尊敬然,然后以其所能教百姓,不废其会节。” 鲁国因其特殊的历史地位,完整保留了周公所制礼乐典章,为孔子研究周礼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昔者周公旦有勋劳于天下。周公既没,成王、康王追念周公之所以勋劳者,而欲尊鲁,故赐之以重祭:外祭则郊、社是也,内祭则大尝、禘是也。” 孔子改革礼乐制度,剔除不符合时代要求的陈腐内容,如人殉、厚葬等,使礼乐适应变化中的社会需要。《论语•八佾》:“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孔子希望,让简化后的礼成为人们的行为规范。《论语•颜渊》:“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论语•雍也》:“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论语•为政》:“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二)创立仁学体系

    黄宣民先生曾认为, 孔子继承礼学,又发展出仁学,礼学是儒家对古代礼乐文明的继承,而仁学则是儒家的创造。据统计,“仁”字在《论语》中出现了105次,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与总纲,是对黄帝精神的重要发展。《论语•颜渊》:“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樊迟问仁。子曰:‘爱人。’”《论语•雍也》:“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论语•卫灵公》:“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八佾》:“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论语•阳货》:“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孔子仁学思想对后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仁爱之德已成为中国人的普世价值观。

    (三)倡导中庸和谐理念

    在孔子看来,礼是人们外在的社会规范,仁是人的内在道德修养,礼与仁相互作用,呈现的则是中庸与和谐之美。这种理念通过孔子弟子有若之口表达出来。《论语•学而》:“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论语•子路》:“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朱熹《集注》:“和者,无乖戾之心。同者,有阿比之意。尹氏曰:‘君子尚义,故有不同。小人尚利,安得而和?’”和谐理念是黄帝精神的重要内容,已然成为春秋时期大国社会精英阶层普遍认同的思想资源。《左传•昭公二十年》完整记载了齐国大夫晏子为齐侯阐释“和”概念的君臣对话,颇有代表性:

    公(齐景公)曰:“唯据(梁丘据)与我和夫!”

    晏子对曰:“据亦同也,焉得为和?”

    公曰:“和与同异乎?”

    对曰:“异。和如羹焉,水火酼醢盐梅以烹鱼肉,燀之以薪。宰夫和之,齐之以味,济其不济,以泄其过。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君臣亦然。君所谓可而有否焉,臣献其否以成其可。君所谓否而有可焉,臣献其可以去其否。是以政平而不干,民无争心。故《诗》曰:‘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嘏无言,时麛有争。’先王之济五味,和五声也,以平其心,成其政也。声亦如味,一气,二体,三类,四物,五声,六律,七音,八风,九歌,以相成也。清浊,小大,短长,疾徐,哀乐,刚柔,迟速,高下,出入,周疏,以相济也。君子听之,以平其心。心平,德和。故《诗》曰:‘德音不瑕。’今据(梁丘据)不然。君所谓可,据亦曰可。君所谓否,据亦曰否。若以水济水,谁能食之?若琴瑟之专一,谁能听之?同之不可也如是。”

    “和”是一种蕴涵差异的协调,是一种包容异议的和谐,是一种宽容歧见的厚德,“和”的最高境界是中庸。《论语•雍也》:“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何谓“中庸?”《论语•先进》:“子贡曰:‘师(子张)与商(子夏)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何晏《集解》引孔安国曰:“言俱不得中。”朱熹《章句》则解释为:“道以中庸为至。贤知之过,虽若胜于愚不肖之不及,均也。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故圣人之教,抑其过,引其不及,归于中道而已。”

    《中庸》朱熹《章句》:“中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名。庸,平常也。”作序引子程子曰:“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正理。”《中庸》第一章:“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

    (四)创建私立教育制度

    孔子弘扬黄帝精神,开创了中国私立教育,将贵族教育普及到平民阶层,是革新古代教育制度的伟大创举。孔子奉行“有教无类”(《论语•卫灵公》)原则,秉持教育平等理念,以教书育人为宗旨。《论语•述而》:“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朱熹《集注》:“脩,脯也。十脡为束。古者相见,必执贽以为礼,束脩其至薄者。盖人之有生,同具此理,故圣人之于人,无不欲其入于善。但不知来学,则无往教之礼,故苛以礼来,则无不有以教也。” 《史记•孔子世家》载,鲁国“自大夫以下皆僭离于正道。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诗、书、礼、乐,弟子弥众,至自远方,莫不受业焉。”孔子终生从事教育,开中国私学先河。“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孔子既是“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论语•述而》)的教师,又是“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论语•公冶长》),“入太庙,每事问”(《论语•乡党》)的学者,受到学生和贵族阶层的极大尊重,被后代尊为“至圣先师。”《论语•子罕》:“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蔑由也已。’”颜回对老师的感受和评价,代表了孔子众多弟子的共同看法。

    (五)继承遗产修订六经

    黄帝设立史官,开启了中国文献积累的社会文明传承制度,史官制度绵延数千年而不绝。《左传•昭公十二年》:“王出,复语。左史倚相趋过。王曰:‘是良史也,子善视之。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 《周礼•春官宗伯•外史》:“掌四方之志,掌三皇五帝之书。”郑玄注:“四方之书”如鲁之《春秋》,晋之《乘》,楚之《梼杌》等;“三皇五帝之书”即“楚灵王所谓《三坟》、《五典》。” 孔子的祖先殷人“有册有典”,殷墟甲骨文的大量问世,证明殷商与周朝一样,都是文化昌盛的古典王朝。孔子怀抱崇高的历史使命感,积极而严谨地投入整理夏商周文化遗产“六经”的浩大工程之中。根据学术界的研究,孔子首先整理的是《诗》《书》《礼》《乐》“四经”,并以此作为教育学生的基本教材,因为“四经”也是当时官学的主要内容。 至晚年,孔子钟情于《周易》,进行整理注释。《史记•孔子世家》:“孔子晚而喜《易》。”“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同时,孔子以鲁国国史《春秋》为底本,依据其“仁”的修史价值观进行增删修订,成为新的《春秋经》。《孟子•滕文公下》:“世衰道微,邪说暴行有作,臣弑其君者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孔子惧,作《春秋》。《春秋》天子之事也;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四、余 论

    黄帝精神诞生之后,经过历代先王圣贤的传承光大,至孔子创立仁学思想,则是黄帝精神的集大成者。《孟子•公孙丑上》:“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孟子•尽心下》:“由尧、舜至于汤,五百有余岁。若禹、皋陶,则见而知之,若汤,则闻而知之。由汤至于文王,五百有余岁。若伊尹、莱朱,则见而知之,若文王,则闻而知之。由文王至于孔子,五百有余岁。若太公望、散宜生,则见而知之,若孔子,则闻而知之。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余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无有乎尔,则亦无有乎尔。”朱熹《集注》引程颐为其兄程颢所作序:“先生生乎千四百年之后,得不传之学于遗经,以兴起斯文为己任。辩异端,辟邪说,使圣人之道焕然复明于丗。” 知程颢者,莫若程颐;知孔子者,莫若孟子。程颢对其兄程颐的评价,亦适用于今人对孔子的赞颂。(作者:吴小强 广州大学档案馆馆长、教授)